美国智库举战争实例劝诫美军勿在亚洲打地面战

日期:2016-05-12 来源:网络转载 责任编辑:蔓迪
0条评论

军事编辑们

资料图:越战中国美军士兵搀扶受伤战友

  据美国安全情报智库“战略预测”(stratfor)3月1日报道,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上周在西点军校讲到:“任何一位未来的美国国防部长在建议总统再次向亚洲、中东或非洲派遣大量地面部队前都应三思而后行”。盖茨是在重复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在朝鲜战争后所说的名言,而这句格言正是劝说美国避免在亚洲打地面战。

  二战之后,美国在亚洲进行的四场主要的地面战争:朝鲜战争、越南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未能取得理想的战果。提出如下三个问题是非常有用的:第一,为什么在亚洲打地面战是个糟糕的主意?第二,为什么美国被迫打这些战争?第三,美国如何在不进行大规模地面战的情况下保护自己在亚洲的利益?

  海外战争的障碍

  开始讨论第一个问题,其答案在于人口和空间。目前,伊拉克约有3200万人,阿富汗人口略少于3000万。而已知的美国军队现役人员约有150万(加上98万预备役部队);陆军有55万人,其中2万属于海军陆战队。考虑到这些,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论任何时候,美国能派遣至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部队人数仅有20万。而这些人中的很多又是扮演支持角色,而并非战斗角色。越南战争中也存在这种情况,美国需投入极限的55万人(越南比伊拉克或阿富汗拥有更多的人口),这是一个挑战,尽管有征兵制和更大规模的常备军。

  美军在二战时期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当美国在东半球打仗,离本土很远,距离越远,后勤成本越大。例如,投送足够数量的物资需要更多的船只。远距离战争后勤成本转移了了大量的部队(或需要大量的文职人员),使之与作战部队的规模比例失调。

  不管美国派遣了多少部队,美国派遣部队所到国家的人口总是远远超过其军队人数。如果其人口的一部分作为游击武装或运用恐怖分子的战术进行抵抗,敌人会迅速膨胀到超过美国军队的规模,就像越南战争和朝鲜战争那样。同时,敌人采取战略利用美国的核心弱点——战术情报。他们是在本土抵抗,熟悉当地地形和文化;而美国是在陌生的环境作战,经常处于情报劣势。那也就意味着本土武装的效率因为出色的情报成倍增加,美军效率却因为缺乏情报下降。

  美国在技术上得到了弥补。从空中侦察,空中力量到反炮兵系统和先进通讯技术。这能弥补美军的不足,但只是通过分散地面作战人员。维护一架直升机需要几十名地勤人员。运用落后技术的敌人因情报而使作战效率加强;美国运用大量技术弥补情报缺乏,这进一步减少了作战人员。随着后勤和技术力量的增加,美国作战精锐减少。如果将训练、救助、休息和恢复的地面作战部队加进来,能用于作战的比例就很小了。

  问题的矛盾在于美军将赢得战斗,但仍然会输掉战争。识别出敌人之后,美国能用火力消灭他们。然而,美国面临的问题是发现敌人并从大量人口中找出他们。因此,当任务是打败正规军时,美国能很好适应战争的初始阶段;但正规军被打败之后,对抗转成了美国情报难以应对的方式。那时,敌人就通过在不利时减少战斗和在选择的时候发起战斗来控制作战节奏。

  二战中使德国和日本投降的例子常被视作美军打败和平息敌对国家的典型范例。但是,德国不是主要由美军地面部队打败的。德国国防军背面被前苏联在其本土攻破,因为拥有短后勤给养线的优势。当然,英国和其他许多国家也参与了战斗。德国是否会单单向美军投降这是个疑问,美国派遣的部队也不足以打败德国。德国不愿继续抵抗前苏联,转而向英美投降寻求庇护,他们不会抵抗英美。至于日本,终结他们不是用地面部队而是用空军、潜艇和原子弹,以及天皇愿意下令投降。不是使用地面力量,而是空军和海军加上麦克阿瑟的保留和利用天皇的政治妥协来组织对抗。如果,日本天皇被废除,我怀疑占领日本将会付出更大的代价。所以,日德均不是美国陆军迫使投降或镇压抵抗的例子。

  美国的全球利益

  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美国具有全球利益。尽管冷战时期,前苏联是美国注意的重点。而现在,没有任何大国能够统治亚欧大陆。因此,没有谁能威胁到美国的单极世界体系。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美国仍然为其他潜在事件保持战略储备,这进一步减少了可用于作战的战斗部队。

  一些人认为,美国在作战时不够狠毒。似乎如果没有国内的政治约束,战争将会更成功。前苏联和纳粹虽然都不温和,但却未能摧毁德国的政党和南斯拉夫的抵抗。游击战有残忍补偿不了的内在的作战优势。

  考虑到这些,问题在于美国为何会在二战后四次被卷入亚欧大陆的战争。很明显,每一次都是因为政治。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美国是为了向怀疑的盟友证明它愿意对抗前苏联。阿富汗战争是为了根除塔利班势力。而伊拉克战争的原因更不明朗、更复杂、更难以令人信服,但美国最终发动了战争。在作者看来,这是为了向伊斯兰世界展现美国意志。

  美国一直试图直接用地面力量塑造东半球的事件。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美国试着证明能解决前苏联和中国。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美国试图调整穆斯林世界的政治格局。目标可以理解,但可用于作战地面部队的数量却难以理解。朝鲜战争的结果是僵局;越南战争被打败。我们正在等待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结果。但是考虑到盖茨的声明,美国的形势希望不大。

  在每一个例子里,军队没有接到明确的任务。因为明确的目标——打败敌人是实现不了的。同时,每个例子又包含了政治利益。开始作战后,撤离似乎不是一种选择。因此,朝鲜战争变成了持久的近似于打仗的情况;越南战争以美国的失败告终;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目前变成了不确定的战争泥淖。任何理智的人都不会认为结果是宣布过的“解放和民主化两国”的目标。

  战略问题

  美国战略存在两大问题。第一,用恰当的军事力量为服务政治任务,这对军事力量和任务来说都不是问题。运用军事力量需要明确的目的;否则,得不出相一致的战略。另外,这需要进攻性的任务或防御性的任务(越战和朝鲜战争)没有终点或任何胜利的标准。考虑到地面战斗部队有限的可能性,防御性任务使得敌人的努力水平决定要投入的地面力量。

  如果力量不足以完成任务,结果是不确定的派遣稀缺的军事力量。也存在刚开始有明确目标,但对如何应对第二阶段缺乏理解的任务。伊拉克战争坏在不合敌人回应的进攻性意图。摧毁了伊拉克的正规部队之后,美国未能就伊拉克的反应做好准备,也就是大规模的游击战对抗;阿富汗也是这样。平息叛乱是占领战争,这需要使与民众而非部队表示不愿意或不能对抗。这需要超过利益的大量资源和大量军队,人员缺乏的低代价平叛总是要失败的。由于美国不得不运用有限的力量,对它来说平叛是最危险的战争。一个流行的观念是,人们喜欢美军的占领胜过他们同胞带来的威胁;美国能保护他们使他们更喜欢前者。这可能是正确的,但永远不会有足够可用的美国军队。

  另一个应对调整政治现实的问题可以在两伊战争中体现。美国使双方相互不信任,消除了两国对美国的威胁。当伊拉克以入侵科威特回应的时候,美国报以有限的大规模反击——占领科威特和撤军。这是在亚洲进行的旨在打败已知敌人及有限敌军力量,但并不试图占领的陆地战争。

  这四场战争的问题在于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战争,不是将军事力量用作人们认为的军事力量。军事的目的在于打败敌人的常规力量,作为与该国国民敌对的占领军相对较弱。美国的问题在于:军队必须长期占领一个国家,而美军仅仅缺乏占领国家需要的,仍可用于应对其他威胁的地面力量。

  对于不明确的任务,可能得到不确定的终点。何时结束?可能引起一个国际政治问题。参战之后,你有在该国国内外和你并肩作战、一同冒险的盟友。撤军暴露了他们,潜在的盟友可能对参加其他战争变得谨慎;政治代价上升和撤出的决定推迟。美国使整个世界变得糟糕,它不仅终结了自己,而且当立场变得站不住脚时,政治金字塔代价急剧上升。

  战争需要为由可用军事力量实现的结局而战。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曾说:“你用你掌握的军队打仗,他们可能不是你想要或期望稍后拥有的部队。”文章作者认为,这是对战争的根本误解。如果拥有的军队不足,就不要参战。当你理解美国军事力量的根本和它在亚欧的局限性,盖茨对于东半球战争的观点理解远远比拉姆斯菲尔德深很多。

  外交选择

  另一个选择就是外交。不是战争的替代选择,而和战争一样是一种治国工具。民主可使国家间发现共同的地方,它也可以用来识别敌对国家和通过转移挑战美国的国家的注意力,用这种敌对来隔绝美国;这就是在两伊战争期间发生的事。这并不漂亮,但没有其他选择。

  外交对美国来说是维持大国间平衡和运用转移冲突来管理国际体系。武力是最后的诉求,一旦运用,它将是毁灭性的。距离是美国不能靠地面力量摧毁的,这是美国国际势力最弱的方面,也是二战后美国诉诸过多的,结果令人难以接受。将美国地面力量作为联合军事战略的一部分在打败正规军方面常常是有效的,但对于占领作战来说是不够的。

  这不是任何美国总统的政策失败。小布什和奥巴马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存在于亚欧大陆的军事力量。从朝鲜战争的中国军队,到阿富汗战争的塔利班武装;他们或者数量众多,或者机警,或者两者兼具使得美国地面力量难以应付。在任何战争中,首要的目标是不被打败。应避免任意一个胜利尺度不明确,或地面部队数量不足的战争;这是盖茨想要传递的信息,也是麦克阿瑟将军想要传递的;也同时是当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拒绝代表法国干涉越南时所履践的。正如门罗主义那样,这应该上升到美国外交政策的原则,不仅仅因为它是个道德原则,还因为它是个非常实用的原则。(斯年)

  国会对地面战斗车辆需求的怀疑

  据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HouseArmedServiceCommittee,HASC)第112届国会监督计划(CongressOversightPlan):

  基于未来作战系统计划的需求、成本增加、计划延误所引起的常委会的关注,该委员会将继续积极努力,以监督和塑造不断发展的地面战斗车辆计划。在第112届国会会议中,这些监督工作将侧重了解地面战斗车辆的包含计划成本,确保拨款和通过全面测试的需求基础,因为它们从属于备选方案分析。该委员会也将继续与政府责任办公室和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BudgetOffice)密切合作,对地面战斗车辆计划进行持续监督和评估。

  基于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监督计划和各成员的报告意见,美国国会对地面战斗车辆计划的监督可以被定性为是积极的。据说,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SenateArmedServicesCommittee,SASC)于2011年3月3日,听到一位成员质疑陆军领导“用于地面战斗车辆的研究和开发资金是否将转化成战场能力……地面战斗车辆足够优越于“布拉德利”步战车,可以证明其开发和投入战场的相关费用花得有价值吗?”一些议员也表示关注,美国陆军还没有根据2011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授权(编号H.R.5136)向国会提交地面战斗车辆备选方案分析报告,在该报告提交国会前已经持有部分地面战斗车辆的研究、开发、测试与评估资金。

  2011年3月9日,政府责任办公室在众议院战术空军与地面部队小组委员会(HouseSubcommitteeonTacticalAirandLandForces)作证时,指出:

  有关地面战斗车辆紧迫需要的质疑仍然存在。由美国陆军召集的“红队”,在其2010年8月的报告中,质疑7年之内地面战斗车辆的需求迫切性。该报告得出结论,已经从未来战斗系统计划移出的资金推动该计划的事件和活动,而不是真正的能力差距。此外,该小组报告说,美国陆军没有提供支持有必要迅速取代“布拉德利”步战车的分析。美国陆军目前正在进行跨越其多种任务的组合审查。地面战斗车辆组合审查的结果应该很快就会得出,应该能够回答有关迫切需要的质疑,以及需要地面战斗车辆来弥补能力差距的有关问题质疑,并确定这种车辆相对于正在审查的其他武器系统的优先性。决策者将不得不决定,在允许地面战斗车辆计划继续进入技术开发阶段前,美国陆军是否已经对其作了令人信服的说明。

  鉴于这些关注,合理的结论可能是,美国陆军仍不得不提出有说服力的需要开发并获得地面战斗车辆的理由。尽管美国国会已为地面战斗车辆计划提供了2012财政年度的资金,并表示支持该计划,一些人士认为,在该计划既理由充分、价格实惠,又能在陆军自我强加的7年时间内实现上仍可能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如果这种怀疑继续存在,美国陆军可能会发现以维持从规划直到生产都需要的国会支持将越来越困难。

  地面战斗车辆计划现状

  国防采办委员会(DefenseAcquisitionBoard)批准地面战斗车辆计划进入技术开发阶段

  2011年8月17日,当时的五角大楼采办负责人阿什顿?卡特(AshtonCarter)签署了一份采购决定备忘录,授权美国陆军对外授予地面战斗车辆计划技术展示合同。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卡特还指示陆军“动态更新”地面战斗车辆备选方案分析(AnalysisofAlternatives,AoA),一些人一直在批评备选方案分析不充分。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卡特还规定:地面战斗车辆的平均单车采购成本(averageprocurementunitcost,APUC)要小于或等于1300万美元(以2011财政年度定值美元表示);补充备件和维修部件联合成本要小于或等于每千米200美元(以2011财年定值美元表示);技术开发合同签订七年后第一辆地面战斗车辆下线。

  美国陆军的技术开发合同

  2011年8月18日——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卡特发布采购决定备忘录一天后——据报道,美国陆军对外授予两份技术开发合同。第一份合同总值4.397亿美元,授予通用动力公司领导的团队;第二份合同总值4.499万美元,授予BAE系统公司-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联合团队。预计技术开发阶段将持续24个月。

  国际科学应用公司-波音公司联合团队提出对地面战斗车辆的技术开发合同授予的抗议

  据报道,2011年8月23日,第三个竞争地面战斗车辆技术合同的团队——国际科学应用公司-波音公司联合团队,向政府责任办公室(GovernmentAccountabilityOffice,GAO)出抗议,声称评估过程中有错误,抱怨政府根据公布的需求方案说明书之外的评价标准实施评估以及美国因不熟悉他们作为地面战斗车辆基础的德国“美洲豹”步战车而低估了本团队的投标。因为出现抗议,通用动力公司与BAE系统公司-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联合团队的工作被叫停,直到对这项抗议作出裁定。

  政府责任办公室驳回国际科学应用公司-波音公司联合团队的抗议

  据报道,2011年12月5日,政府责任办公室驳回国际科学应用公司-波音公司联合团队的抗议,指出美国陆军只签订两份合约是合理的,符合规定的评价程序,在竞标中并没有不当地偏袒其他两个团队。据报道,2011年12月6日,美国陆军取消已经向通用动力公司为首的团队和BAE系统公司-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联合团队传达的停止工作要求,使地面战斗车辆技术开发工作得以恢复。

  决定性的对比:看美伊当前地面力量战斗力

  经过精心的准备和长期的沸沸扬扬之后,美英军针对伊拉克的军事打击行动终于于3月20日拉开了序幕。随即,美英军地面部队也在空中打击开始之后不久展开了地面战。不过,战争爆发之后,美英军在推进过程中的综合表现,以及伊军的顽强抵抗,使许多军事预言家大跌眼镜。这里,我们结合开战以来的战况,综合论证美伊军的“决定性”战斗力。

  1991年海湾战争与2003年伊拉克战争作战特点对比

  一、1991年海湾战争的作战特点

  1991年的海湾战争的特点是一个“赶”字,一个“赶”字意味着“非接触作战”。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战争的目的是有限的,即在保全伊拉克现政权的基础上,仅将伊拉克军队赶出科威特,恢复科威特现政权。因此,无论是战略空袭行动,还是地面的“左勾拳”行动,美军主要是围绕着“赶”字来做文章的,以至于许多伊拉克士兵向美军投降求得食物时,美军告诉他们:战争已于昨天结束了,我们现在不接受俘虏了。由此,大规模的战略空袭行动在于压制和摧毁伊拉克军队的战场生存能力,并着力削弱伊军的军心士气。而100小时地面战在于快速解除伊军的战略反击能力,最终“踏上伊军的阵地,迫使伊军作战能力瓦解。”因此,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以远距离交战为主体的综合复杂的战役战术行动构成整场战争的焦点。1991年海湾战争中,美军面对死守阵地没有实施机动作战的伊拉克军队,采取大机动作战,实施多重分割战术,将伊军的部队消灭在阵地内和撤退途中。而僵化的战术思想也制约伊军的作战能力,美军装甲部队在与伊军装甲部队遭遇时,首先是将坦克开到伊拉克的射程之外,利用600米的射击差以己之矛攻彼之盾,结果是创造了坦克战的奇迹。

  二、伊拉克战争的作战特点

  本次伊拉克战争的特点是一个“毁”字,这个“毁”字意味着“近距离作战”。在本次伊拉克战争中,战争的目的要么活捉萨达姆,要么打死萨达姆,要么摧毁伊拉克政权基础,三者必选其一。因此,战役战斗的综合性、复杂性和残酷性可见一斑。从美军打击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的事例中,我们可以看到,要达到一个“毁”字,即使对于美军这样一个世界一流的军队来说,也是难于上青天的事。美军可以在北部联盟地面部队支援下,在正规作战中将塔利班军队悉数歼灭,但在后来的阿富汗北部的洞穴战中并非得心应手,以至于战争的两个目的:摧毁塔利班政权,活捉本。拉登,并未全部实现。一个“毁”字就意味着面对面地交战,因为世界最先进的精确制导弹药并不能下去抓人;一个“毁”字意味着更复杂的战斗环境和更多的流血战斗,因为正应了萨达姆的“圣战之母”的预言:用刺刀和手榴弹面对面地搏斗。如果萨达姆的语言变成现实,美军就不得不考虑是否应该放缓进攻的势头,以避免在胜利之后得到的是一个和阿富汗没有什么两样的废墟一般的国家。毕竟,美军此次的意图是要摧毁一个政权,然后再扶植一个政权。也就是说,本次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是不希望把一切都打烂的,而且还要严格区分贫民设施与军事设施之间的界定。

  1991年海湾战争与伊拉克战争战场环境对比

  一、1991年海湾战争中美军获得了“理想化”的战场环境

  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美军真正首次实现了作战的五个“理想化”,其中之一就是战场环境的“理想化”。一望无垠的戈壁沙漠地形,掘壕拒守且消极防御的伊拉克军队,绝对的制空权,一边倒的综合打击能力等。这些作战因素都能够围绕着“理想化”的战场环境得以一一实现。因此,美军最终打蠃了1991年海湾战争。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当伊拉克共和国卫队一个旅迎击美军第24机步师的坦克群时,美军先进的M1A1坦克不是主动冲上前去攻击,而是迅速后撤至伊军T72坦克的有效射击距离之外,尔后利用600米的坦克炮射击距离差将暴露在外的伊军坦克一一歼灭。而头顶上,呼啸而过的“阿帕奇”战斗直升机从5000米以外的距离上发射反坦克导弹。

  与此对应的则是科索沃战场。尽管科索沃战区只有南军的一个第3集团军,无论兵力兵器难以阻挡北约军的5万兵力兵器,但北约军就是不敢轻易下定从地面攻击科索沃的决心。为什么?因为面对森林密布,山峦叠障的科索沃战场,美军发现,无论用何种战术,都要付出沉重的人员伤亡代价。美军第82空降师作战模拟结果是,在这个战场上,该师一次最多只有空降2个营,且被分割在两个不易联络的地区上。从历史上看,“史密斯”特遣队以及1991年海湾战争中82空降师先期抵达沙特2个营,他们通常采取的是防御行动,而不是在敌阵中的主动攻击行动。再从美军“兵力投送”理论来看,以区区的2个轻装营,即使有远程空中支援,也不过是为了达到“前沿存在”的战略目的,而不是“前沿攻击”的目的。更何况科索沃战区中,美军面对的是十分擅长打游击战、且十分灵活的南斯拉夫人民军的精锐部队。因此,当美军在战后十分骄傲地宣称“科索沃战争”是一场“零伤亡战争”,是人类第一场使用“空中力量打胜的战争”时,他们的战地指挥官们十分清楚,这是自欺欺人的宣传手法而已。

  本次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无法再按照自己的意愿去选择战场,尤其是不能调动伊军部队,野外作战中美军的威力就无法发挥,使美军不得不考虑是选择城市攻坚或是避开强敌。在本次伊拉克战争中,美军面对主要方向上的伊军部队,主要采取了避敌锋芒、高速机动和直插中心的战术,将战争的矛头直接对准了伊拉克的心脏地区。

  二、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将不得不在城镇环境中同伊军作战

  在本次伊拉克战争中,从目前各种报道来看,萨达姆已经汲取了1991年海湾战争的经验与教训,将其主力开始集结于伊拉克的各大城镇周围,可见城镇作战必将是伊拉克战争中的决定性战场。其实,美国人、英国人、世界各地的军事评论家也都十分清楚这个战场环境,因此,美军也在积极地练习城镇巷战作战能力。那么问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美军能够练习出世界一流的巷战能力吗?纵观历史和现实来看,美军显然不是一支擅长打巷战的军队。在二战的欧洲战场上,美军几乎没有打过象样的巷战。在战后的对外战争中,美军也几乎没有打过象样的巷战。即使在阿富汗的洞穴战中,美军遇到“洞穴战”这一新难题时,美军解决得并不好,在一次战斗中,就被击落击伤多架直升机,死伤多名士兵。当时从阿富汗战场发来的美军战地照片来看,美军在“洞穴战”中士气低落,士兵厌战情绪一览无余。美军在观察了俄军第一和第二次车臣战争后,明确表示“美军的巷战能力至少落后俄军十年以上”,并表示美军将恢复这一战斗样式训练。再拿与美军作战能力相当的以色列军队来看,以色列军队在对巴勒斯坦游击队的历次巷战战斗中,表现应当说十分好,但也损兵折将,在搜索楼房时一次阵亡30余名士兵。相对来说,俄军的巷战能力是远远超过美军的。但尽管如此,俄军在格罗兹尼巷战中,仍旧是伤亡惨重。比来比去,我们会发现,尽管美军是一支世界一流的、具备独一无二联合作战能力的超级军队,但在巷战能力中,它是一支十分普通的、作战能力低下的军队。有一个军事规律是:历史上一支军队经历了什么,则它就擅长什么。这个军事规律仍旧适应于今天的美军。随着伊拉克战争的进展,地面战展开之后,并不谙熟单兵作战的美军士兵将面临着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时刻。美军不擅长打地面战,尤其是高速推进的机动作战。而较之地面部队即将面临的残酷战斗相比,美海军的表现就要和平宁静了许多,3月22日,美海军部署在海湾地区的“小鹰”号航空母舰上甚至还举行了一次比较热闹的冰激淋聚会。

  三、美军“非线式”作战理论与伊军的“圣战之母”理论对比

  本次伊拉克战争,美军面对依托本土地形,展开机动灵活的游击战进行作战的伊军部队,美英军将失去其现代战争理论中的许多已经约定成俗的固有战术及策略。伊军则采取了更加灵活多变的战术和策略,化整为零,采取游击战迟滞和拖延美英军的行动,并在迟滞的过程中杀伤美英军士兵。如刚刚爆发的纳西里耶伏击战,伊军一下子就抓获了12名美军士兵。而且截止目前,美英军战斗伤亡和非战斗伤亡已经达到500多人,这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是无法想像的。这说明,在作战上,美英军可以采用“非线式”作战原则,用“非对称”作战样式迫使伊军兵力收缩在城镇及其附近地区。但是,伊军也可以完全置美英军的行动于不顾,不将作战重点放在野外交战,从而以伊拉克式的游击战迫使美英军的联合作战无法发挥其威力。这样的情况下,一旦城市巷战展开,由于伤亡过大,美英军对军事目标和民用目标的界定就会丧失精确性,结果反而使萨达姆一直强调的“圣母之战”最终爆发。

  城市巷战中的美伊军战斗力对比

  一、优势装备无法完全解决士兵单兵作战能力不足

  目前美军已经向驻在海湾的很多部队配发了多种专门用于巷战的单兵设备,如超视距头盔瞄准仪、红外成像夜视设备和超强火力自动步枪等。近两个月来在海湾地区的演习中也重点演练了城市巷战。然而,许多西方军事专家警告美国,伊军对巴格达之战早就做了准备。一旦城市巷战打响,很可能发生大批伊方武装人员(不仅仅是士兵)打美军个措手不及的情景。美军一旦进城,也可能会出现全民皆兵的局面,届时美军将真正陷入泥沼中,难以抽身。总之巷战一旦开始,不外乎两种局面,要么是大量伊军士兵和平民(巴格达市有500万居民)死伤,要么是相当数量的美军士兵暴尸街头,无论哪一种,美联社和CNN镜头前都会少不了血腥的镜头。现在,战争开始已经四天时间了,随着战局的发展,沙漠伏击战、冷枪战、要道遭遇战、后方袭击战、城郊对射战、诈降战等新型的战斗样式可能会在不经意间突然展开。如,美军海湾前线的副司令言称伊军经常以诈降来杀伤美军,这也反映了美军对战场的忧虑。3月23日,美海军陆战队在伊拉克南部重镇纳西里耶与萨达姆敢死队发生了激烈交战,战斗持续了12个小时。据美高级官员说,目前,美军作战部队在纳西里耶的战斗中已经有50人负伤,但他并没有公布死亡人数。但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道,CNN在纳西里耶的战地记者采访了战场上的目击者,据目击者称,他们至少已经见到一辆美军两栖战车被伊军炮弹击中,而且在那里还有至少10具美军尸体。上述报道都反映了美军优势装备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美军单兵甚至小分队作战能力的不足问题。

  二、士气严重反差,美军家属担心在某天会被突然敲响家里的门

  当3月20日,美英军对伊拉克地面进攻开始,美军装甲兵们的妻子在电视直播画面上突然看到丈夫与整个主战坦克编队行进在茫茫沙漠上的时候,她们几乎昏厥。同一天,英军士兵因直升机坠毁而丧生,而一名美军海军陆战队士兵也在向巴士拉挺进的过程中被伊军打死。这种伤亡在今后的战争进程中将如影随形般地伴随在美英军士兵身边,谁也不会知道下一个将战死的人是不是就是自己。在开战之前,大批开赴海湾的美军士兵在临别前依依不舍地与自己的妻子或家人到别,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留在伊拉克土地上的人。这种情绪极大的干扰了美英军士兵的作战意志,也使士气出现了低落现象。而身在后方的美军家属则非常担心会在某天突然有人来敲门,得到的是一纸阵亡通知书。

  如果美英军要在伊拉克建立傀儡政权并以推翻萨达姆政权作为先决条件的话,地面作战就是不可避免的。因此,美英军目前所担心的是一旦城市巷战展开,就很可能出现更大的伤亡。因此,在经过对比之后,交战双方的战斗力对比得出了一个这样有趣的结论--美英军实际上是在被伊军牵着鼻子走,只要伊军躲在城镇不进行主动的反击,而一直以偷袭或冷枪打击、伏击美英军士兵。那么美英军就不得不面临着两种选择,要么逐一地将巴格达周围的钉子挨个拔掉,但这势必要延长战争进程;要么避开这些驻守有伊拉克重兵的城镇,直接将进攻矛头选择在巴格达,但是这样一来,美军就不得不在沿途保持足够兵力控制战场。美军的作战特点中对控制的要求非常高,无论是制地权或制空权,甚至是制信息权和战场的制电磁权等,美军的要求就是把战场一切能够对自己产生有利效果的因素全部控制起来。但是,当30多万美军和英军合围巴格达之后,如果这些被刻意忽视的伊军士兵能够避开美军的战场监视系统对美英军的背后发起进攻,又或者简单的切断补给线,那将会对战争的进程产生巨大的甚至“决定性”的影响,这其实就是美军一直倡导的“间接路线”战略。

Copyright © 2010-2016 EJunshi.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56795号-4
我有意见,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