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第二战场或陷入生死存亡的危机

日期:2016-07-13 来源:网络转载 责任编辑:大帅
0条评论

  中国的核心利益从来就不在哪个小岛,而是如何通过不断升级自己的核心产业,吸引全球资本,同时向外扩散人民币的影响力,从东北亚到东南亚甚至到中东和非洲,把美元的影响力挤出去。

  昨天,菲律宾南海仲裁案靴子落地,仲裁庭作出非法无效的所谓最终裁决。对此,官媒新华社撰文称,菲律宾共和国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仲裁违背国际法,仲裁庭没有管辖权,中国不接受,不承认。

  中国决心不接受国际仲裁庭下周就南海争议作出的裁决,这种做法虽然不常见,但并非没有先例。美国就是一个大国无视国际法庭裁决的尤其突出例子。

  1986年,位于海牙的联合国国际法院(InternationalCourtofJustice)裁定,尼加拉瓜在诉美国案中胜诉。该中美洲国家指控美国支持其国内的反政府武装分子,并且在该国多个港口布雷,企图破坏该国的社会主义政府。

  当时美国抵制了大部分诉讼程序,称法院没有管辖权,并且拒绝执行法院作出的向尼加拉瓜首先支付3.7亿美元的判决。

  美国随后利用其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地位,否决了要求其执行有关尼加拉瓜判决的决议,并且无视联合国大会后来就此事通过的另一项决议,美国直到1988年才因美国国会的阻止而停止支持尼加拉瓜的反政府武装分子。

  与此类似,此次在海牙常设仲裁法庭(PermanentCourtofArbitration)涉及中国的案件也是小国控告其强大邻国。菲律宾认为,中国对“九段线”(nine-dashline)内南海大片水域拥有主权的主张违反了国际法。

  中国同样认为该法庭没有管辖权,并且拒绝参与诉讼程序。可以想见,如果该法庭在多个事项上作出不利中国的裁决,中国将采取类似美国30年前的做法,即无视裁决,坚持强硬立场。

  海牙国际法庭对南海领土仲裁做出裁决,而这只不过是美国导演的另一场货币战争而已,正如2012年中日钓鱼岛背后的货币战争一样。

  中国的第二战场或陷入生死存亡的危机

  已故的新加坡独裁者李光耀就曾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台湾问题,只有中美问题。”如果把这个结论用在南海,我想同样是适用的。南海问题,本来就是一个可大可小的问题,把它放到南海,它是一个大问题,可是当把南海问题放到中美之间,你会发现这亦不过是两个重量级对手在博弈的时候其中一方布下的一个小障碍。

  专家指出,美国利用南海问题挑起货币战争和贸易战争并非首次。2012年,美国曾用挑起中日钓鱼岛争端的方式,成功瓦解了中日货币联盟与中日韩自贸区。

  为了瓦解人民币在东南亚的国际化之路,美国又故伎重演,挑起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的领土争端,如果中国和这些国家的领土争端越来越激烈,若发生战争,中国与这些国家的货币联盟、贸易联盟也就随之瓦解了。

  2012年之前,中国、日本、韩国这三个美元储备大国,在美国次贷危机发生后,无法忍受美国多次宽松货币,使得外汇储备不断缩水,同时每年向美国进贡无数的铸币税,终于下定决心组建一个货币联盟,成立一个亚元,组建东亚自贸区。

  日本不但和中国签订了货币互换协议,日本央行还准备购入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一旦日本央行储备人民币,这将是中国人民币国际化历史划时代意义的大事,标志着人民币国际化的成功。

  一旦世界上第一外汇储备国中国、第二外汇储备国日本,互相成为储备货币,那么必然大大降低美元的储备比重,那接下来美元在国际上将受到最重大的打击。

Copyright © 2010-2016 EJunshi.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56795号-4
我有意见,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