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种兵被越军砌水泥羞辱 只有头颅带回国

日期:2016-09-05 来源:网络转载 责任编辑:无飞
0条评论

 我特种兵被越军砌水泥羞辱 只有头颅带回国

  30年前,在越南的深山老林里,29岁的天津人傅平山倒在了异国的土地上,浑身扎满了手榴弹破片。没有人知道他生命最后的刹那想的是什么,他孤身一人去了,只留下一张满脸胡子的黑白工作照。当他被铲下的头颅归国时,所有人都悲恸万分。

我特种兵被越军砌水泥羞辱 只有头颅带回国

  上世纪80年代,两山轮战正酣,我军吃了不少次越军渗透、越境偷袭的亏,中央军委决定以牙还牙,组织全军侦察部队赴对越前线轮战。从1984年7月到1989年1月,一共组织了15支侦察大队。于是在祖国的南疆上,有了这样一群最可爱的人,他们年轻、潇洒、张扬,他们是中国第一代真正意义上的特种兵,他们如骄傲的飞鹰一般,用坚定的信仰与不屈的生命织就出一幅幅血与火的画卷。他们中间的很多人,永远把生命留在了那片土地上,也有很多人甘做无名英雄,至今仍过着清贫的生活,他们就这样承受着战争给他们带来的伤痛,他们遍布大江南北。

我特种兵被越军砌水泥羞辱 只有头颅带回国

  中国军人已经有些年没有打仗了。在这个远离硝烟的时空里,再提起30年前的往事故人,只是希望今天生活安康的国人们不要忘了那些为了我们能过上现在这样闲适生活而流血牺牲、甚至长眠于异国他乡的最可爱的人。如今越南屡屡挑衅,辱我同胞,怕是他们已经好了伤疤忘了疼,但我们有必要让猴子们知道,30年前第38集团军的侦察部队带给他们的沉重打击,今天我们依然可以做到,而且,不会再让任何战士变为烈士。

  1986年12月,由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侦察部队组成的第12侦察大队准备对越南境内的大黑山越军阵地实施捕俘作战。根据前期侦察,驻守大黑山之敌约有一个班的兵力,每天上午9时左右,大黑山阵地都会有一名敌兵下至距离阵地约一百米的水池打水,针对这一情报,侦查大队副大队长带领参谋傅平山、张玉珠于25日实施了一次现地勘察,并于当晚召开了连队军事主管会议,定下决心,于27日对大黑山之敌实施伏击捕俘。

我特种兵被越军砌水泥羞辱 只有头颅带回国

  傅平山与妻子在出征前的合影,至此一去,竟成诀别

  27日凌晨4时,经过一夜奔袭的捕俘分队抵达大黑山。在山路上设置了捕俘阵地。9时30分许,一个越军提着水桶走向了伏击圈。但这个越军警惕性非常高,捕俘分队的埋伏竟然被他发现了,这个越兵扔下水桶就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叫。因为水池距离越军大黑山阵地只有100多米,所以决不能让这个越军跑回去,捕俘分队中一位叫胡贵林的连长连开两枪击中敌人大腿和肩部,而参谋傅平山迅速前出一个凌空前扑将敌人扑倒,制服了这个俘虏。

 

我特种兵被越军砌水泥羞辱 只有头颅带回国

傅平山烈士生前照片

  因为是深入越南境内的作战行动,分分钟都有被越军包围的危险,所以一旦暴露,捕俘分队必须争分夺秒的撤回我国境内,如果跑的慢了没回到我国境内,牺牲了还算好,要是反被越军抓住,大家想象一下以越南猴子的残忍程度会是什么后果。

  因为情报有误,越军赶来支援的兵力实际上远超一个班,连长胡贵林当机立断,下令击毙这个俘虏,全员奋力撤离战斗。而这时候越军的冲锋枪和轻机枪已经开始向着捕俘分队扫射,而捕俘分队所携武器都是79式轻型冲锋枪以及自卫手枪,火力弱射程短,基本属于被越军压着打。当天中午13时,捕俘分队经过激烈的交火,暂时跳出了越军的包围。这时,连长一清点,发现少了3个人,他们是随队指挥的大队领导、领导警卫员和侦察参谋傅平山。

我特种兵被越军砌水泥羞辱 只有头颅带回国

傅平山烈士生前照片

  这位傅参谋,就是本文开篇提到的那位来自天津的29岁的年轻人,是38军侦察大队参战部队牺牲的最高级别军官。

  事后据当时捕俘分队中的幸存战士回忆,傅平山是为了掩护战友撤离和寻找失散的领导才掉了队,而他当时仅携带了一支67式微声手枪和一支装有7发子弹的备用弹匣,还有几块压缩饼干。

  战斗打响后,傅平山迅速向大队领导及其警卫员潜伏的地方靠近。他看到捕俘分队撤出了,但是没有找到大队领导。就在他四处寻找时,被越军发现了。之后的事,是我方根据战场情况推测的,因为傅平山参谋在战斗中牺牲,没有留下一句话。傅平山为了给战友撤退赢得时间,在极端困苦的环境中与近百名越军周旋六天五夜,其间毙伤敌各一名,1987年的元旦节上午,战至最后一颗子弹、右腿负伤的傅平山参谋拒绝了越军的喊话投降,越军恼羞成怒之下,以集体投掷手榴弹的方式将傅平山杀害。

我特种兵被越军砌水泥羞辱 只有头颅带回国

  集体投掷手榴弹!那是《亮剑》中李云龙对付山本大队的法子,越军用来对付一个负了伤的中国军人,仅仅一人,何其残暴。由此也可见,在这六天五夜的追袭中,傅平山让越军感到了多大的伤痛。

我特种兵被越军砌水泥羞辱 只有头颅带回国

被我军俘虏的越南兵

  事实上,傅参谋到底击毙了几名越军,说法不一。死一伤一是根据越军的资料提出的保守数字。38军内部人员认为远超这个数字(傅平山在战斗中使用了缴获的越军武器,并非只有一支手枪)。撤离时傅参谋落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在布置阻击越军的诡雷--傅平山是战斗中我方军官,留在最后,体现了中国军队下级军官战在前退在后的传统。而此后战友听到了诡雷的爆炸,越军不可能没有伤亡。有越军投诚人员讲越军内部会议上,一个师长曾申斥部队丧失抗美时期的精神,是这样说的--"死了五个人还抓不住一个断腿的......"傅参谋在战斗中右腿中弹,不能快速转移,是他牺牲的重要原因,所以,这很可能说的是他。

我特种兵被越军砌水泥羞辱 只有头颅带回国

图片选自老山前线王树林战斗日记

  另外,傅参谋在战斗中体现出了极为优秀的军事素质。他在部队期间,曾是多年训练标兵,虽然后来担任参谋工作,依然以枪法过人著称,67式微声手枪在军中可以说是臭名昭著,这种枪是64式7.62毫米微声手枪的简化版,主要装备于侦察人员及特工人员,有效射程30米,枪口噪声低于80分贝,有消烟消光等特性,可以非自动或半自动方式射击。该枪最最最最最致命的毛病就是威力严重不足,据说该枪在靶场上无法打掉钢板靶,射不穿树干,甚至出现过我军侦察兵在2米距离上以该枪对敌特工连射5枪,枪枪命中却打不死人的"奇迹"。而傅参谋能够凭着手中的破枪与敌周旋数日,傅平山烈士是个什么样的狠角色还用多说吗?

我特种兵被越军砌水泥羞辱 只有头颅带回国

图片选自老山前线王树林战斗日记

  越军后来展览傅参谋的遗物中有两块压缩饼干。傅平山出发时身上只有一天的作战口粮,经过六天转战,居然还留下了两块饼干,说明他在使用这份口粮时非常节省而有计划性,考虑到了长期作战的准备。

  傅平山就凭着这支手枪和几块压缩饼干,牵制了越军大量兵力,为捕俘分队的安全撤出赢得了宝贵的时间。遥想当年的杨振宇将军,是何其的相似,中国军人在历次的战斗中,涌现出了多少如杨振宇、傅平山这等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英雄人物!

我特种兵被越军砌水泥羞辱 只有头颅带回国

图片选自老山前线王树林战斗日记

我特种兵被越军砌水泥羞辱 只有头颅带回国

  为了报复傅平山,也为了羞辱中国军队,越军将傅平山烈士的尸体埋在了越军烈士陵园的门口,而另一种说法是越军将傅平山烈士的尸体浇筑在其烈士陵园的水泥里。我情报人员得知傅平山烈士死讯后,我方遂许以人民币一万元买通越南边民前去盗出尸体,无奈遗体挖出时已高度腐烂,最终只得铲下头颅带回中国。1987年5月14日,烈士的头颅被越南边民背回中国境内。1987年9月5日,成都军区司令员傅全有、政委万海峰签署命令为傅平山烈士追记一等功。

我特种兵被越军砌水泥羞辱 只有头颅带回国

我特种兵被越军砌水泥羞辱 只有头颅带回国

  也许我告别,将不再回来,

  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

  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

  你是否还要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也许我的眼睛再不能睁开,

  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怀?

  也许我长眠将不能醒来,

  你是否相信我化做了山脉?

  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

  共和国的土壤里有我们付出的爱。

  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

  共和国的土壤里有我们付出的爱。

  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我特种兵被越军砌水泥羞辱 只有头颅带回国

  谢谢你们,为国捐躯的勇士们

  我们永远无法忘记因你们而留驻在老山的那座丰碑

  因为

  你们活在我们的记忆里

  而我们活在你们的事业中

Copyright © 2010-2016 EJunshi.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56795号-4
我有意见,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