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两党五次谈判 蒋介石感慨周恩来脾气大

日期:2016-05-12 来源:网络转载 责任编辑:小酥肉
0条评论

军事编辑们

  周恩来和蒋介石

  1937年7月17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在庐山发表演说。17日上午9时,蒋介石在反复考虑之后,终于发表了一篇向日本人宣战的长篇讲话。其中有几句被传诵一时的名句“和平未到根本绝望时期,决不放弃和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决不轻言牺牲。”、“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们已快要临到这极人世悲惨之境地,这在世界上稍有人格的民族,都无法忍受”令到会的167个来宾和坐在台上的汪精卫也为之激动。

  周恩来的老师、天津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也来了。蒋介石讲完话,他率先提议:“我们应该不分党派,团结在一起,服从蒋委员长的领导。”于是,到会的人纷纷在宣言上签字。周恩来来看望张伯苓时,张问:“你是否同意我的提议呢?”

  周恩来点点头,并在旁边加上“拥护蒋委员长”几个字。

  这天,叶剑英转来了洛甫、毛泽东的来电:从大局出发,在谈判中对红军改编后的指挥机关可以承认平时设政训处指挥,朱德为正主任,彭德怀为副主任。但战时不能不设军事指挥部,以资统帅。

  下午,周、秦、林去12号别墅再与蒋介石谈。蒋介石坐在桌子另一端,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便装聋作哑,谈判又陷入僵局。

  周恩来将草拟的关于谈判的12条意见放在桌上,示意秦、林:“走!”蒋介石挠头:“恩来脾气还是这么大!”

  7月20日,蒋介石由庐山返回南京,召集全国军政负责人到南京研讨抗日对策。7月28至30日,北平、天津相继失陷。

  蒋介石再也坐不住了,于31日发表了《告抗战全体将士书》。

  蒋介石把康泽叫来,让他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焦急地布置:“应该叫共军去和日寇拼。你去通知周恩来,叫他们赶紧出兵,不要等候改编了,各级副职人员、政工人员、行政人员也不派了。”

  康泽出了蒋官邸就去给叶剑英打电话,让他火速转告周恩来。

  叶剑英回话:“现在陕北正在集中三个师,装备好了,每天可以出发一个旅,由潼关以北的一个渡口渡过黄河,经过同浦路到山西东北部八路军作战的地区去。”

  1937年庐山谈判后,八路军相继到作战区。图为林彪率部挺进山西。康泽又把情况回报蒋介石,顺便提到:“不如给他们一些给养,使他们在精神上来个愉快。”

  蒋介石不及多想,说:“可以。”

  周恩来和博古、林伯渠是7月28日返回延安的。8月1日,毛泽东招呼周恩来到自己的窑洞,递给他一份电报:“你看,蒋介石邀请你、我和朱老总马上飞南京,共商国防问题。”

  周恩来一看电报上的署名是张冲,稍思片刻,说:“我们三人一同去,恐怕不合适。我看,如开国防会议,我同朱总司令、剑英去;如系谈话,我还同博古、林老、剑英去。”

  “我看合适。”毛泽东赞同地说,“你快打电报问一下。”

  8月4日,张冲回电称:开国防会议。

  5日,周恩来、朱德到西安,会同已在西安的叶剑英飞抵南京,住在南京付厚岗一号这座小楼原是张伯苓的住宅,临时借给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使用。

  12日,康泽一猫腰进来了,说是他代表蒋委员长来谈判的,坐下后,出言毫不客气,针对周恩来7月间给蒋介石的《宣言》指责道:“委员长的意思,大敌当前不宜提民主,应一律改为民用,为民所用嘛。你们对三民主义的解释有悖于我党宗旨,提同国民党获得谅解而共赴国难等语亦不妥,这实际上只是委员长同你们共党之间的谅解,政府开诚接纳任何党派。”

  康泽说着,把修改过的《宣言》交给周恩来,脸上一副身肩重任而信心百倍的样子。周恩来一直不说话。他习惯于后发制人,尤其对某种突如其来的事情。他的本事是再意想不到的事,也不会让他卡壳。他翻阅一遍《宣言》,当即表示:“把三项政治主张全部删掉,只留下共产党向国民党的四项保证,请你转告委员长,我们反对如此修改,并主张《宣言》暂缓发表。你刚才所说的意见,有的可以研究,有的不能同意。”

  这一段时间,康泽成为蒋介石的红人,接受过许多差事。康泽坚持修改《宣言》的强硬措施并没得逞。原因是第二天8月13日,日本侵略军突然发动了对上海的大规模进攻,战火威胁着南京政府的心脏地区。于是,国共谈判长期拖而不决的状况被日本人打破了。18日,蒋介石发表同意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朱、彭为正副总指挥,立即开赴前线。

  9月下旬,蒋介石通知周恩来、朱德、叶剑英、博古、张冲、康泽在南京城内孔祥熙公馆相见。蒋介石被“淞沪抗战”搅得寝食不安,那几天常常健忘、疲劳走神。他说到“宣言双方都同意,签了字,是很好的,剩下的这个问题政府和国民党几个字的问题,这个是,这是个,本来不是要紧的问题”,竟说不下去了。康泽马上机警地接下去,以提问掩饰过去:“这个问题,委员长今天不作决定也可以,考虑一下之后,批下来也好。”

  周恩来立即接过话茬说:“请委员长马上决定好了。”

  叶剑英和博古也随之做了同样的表示。

  蒋介石恢复神志后说:“用国民党本来没有什么关系,但还是用政府好些。”

  从蒋介石那里出来,8月18日,周恩来和叶剑英到南京的“首都反省院”看望被捕的共产党员和革命人士。当天,将夏之栩、熊天荆、王根英三人营救出来。随后,陶铸、钱瑛等也分批获释出狱。周恩来又去上海会见刚从国外归来的叶挺,请他出面做改编南方游击队的工作。

  至此,经过周恩来与蒋介石的五次谈判后,国共两党的第二次合作终于形成。

  本文摘自:《国共往事风云录(三):民族危亡之际》,作者:尹家名,出版:当代中国出版社

Copyright © 2010-2016 EJunshi.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56795号-4
我有意见,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