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开国大典》数遭劫难

日期:2016-05-12 来源:网络转载 责任编辑:小酥肉
0条评论

军事编辑们

  1951年初,中宣部、文化部开始筹备建党30周年绘画展览。作为参展地,收藏革命历史题材精品的中国革命博物馆迅速组织全国几十位知名画家,进行突击创作。绘画界各路诸侯八仙过海显神通,短短几个月便拿出了近百件革命历史题材的绘画作品。不少作品如《地道战》、《毛主席延安整风》、《强夺泸定桥》等精品被中国革命博物馆收藏。美中不足的是反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经典时刻——开国大典的作品没有。当时博物馆的负责人说:“作为国家级博物馆所收藏的有关党史的绘画作品,没有一件展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力作显然是不合适的。”1952年,中国革命博物馆决定委托中央美术学院,组织完成一幅巨型命题油画“开国大典”。油画《开国大典》便应运而生。岂料,它刚一出世便遭噩运,伴随着共和国的风雨历程,几经劫难……

  青年画家激情创作《开国大典》横空出世

  中央美术学院将这一光荣的任务交给了37岁的青年画家、知名教授董希文。董希文,浙江绍兴人,曾就读于杭州大学土木系、苏州美术专科学校、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和越南河内美专。1939年毕业于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本科。1942年任敦煌艺术研究所研究员,临摹壁画三年。1946年,国画大师徐悲鸿邀请他到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任教,后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他的素描及油画功底在同行中有口皆碑,尤以革命题材、领袖人物的创作最为擅长。1949年初北平解放,董希文成功创作了水粉画《北平入城式》。新中国第一次文代会上,他受任画主席台上的毛泽东主席像、朱德总司令像。天安门上的第一幅毛泽东像便是由他领衔中央美术学院的师生完成的。董希文1949年也曾亲身到天安门广场参加开国大典,国人对毛泽东等中共领袖群体发自内心的热爱、崇敬,站起来的中国人从未有过的扬眉吐气和骄傲,令他激动不已。出于职业的敏感,当时他心中便涌动着创作一幅见证新中国成立的开国大典盛况油画的强烈欲望,并开始在心目中勾勒。由他执笔创作《开国大典》可谓众望所归,当之无愧。“能有机会创作这样重大的革命历史画,是千年难逢的好运气!”他带着澎湃的创作激情,投入到心仪三年之久的《开国大典》创作中去了。

  当时,董希文主持中央美院三画室的工作,教学任务十分繁重。为了避免干扰,他专门租了一处民居忘我地投入创作。对他租来的“创作室”,董希文的学生、著名女油画家庞涛是这样描述的:“那是一个狭窄的长条形楼房,楼下是卖酱油杂货的铺面。房间狭长得令人难以想象,面对2米多宽、4米多长的画布,后退的进深仅有2米左右,后背紧贴墙壁,视域也不能将画面尽收眼底,我们都十分惊奇,董先生是怎样在如此糟糕的环境中完成这幅大画的。”为了节省时间,他常常在画室的椅子上过夜。由于房间太小,画幅上接房顶,下贴地板,作画时,一会儿爬上房顶,一会儿躺在地上,没白天没黑夜地工作着。董希文的女儿董一沙后来回忆说:“《开国大典》动手以后,父亲常常是没日没夜地画。那时,他抽烟抽得很多,没半天工夫,烟灰缸就满满的了。在他画得入神的时候,喊他吃饭,都听不见,家里人都知道,这时候绝不能打搅他,只好先把饭收起来。”董希文可谓废寝忘食。功夫不负有心人,不到三个月时间,一副长4米、宽2.3米的巨型油画《开国大典》便创作完成了。

  毛泽东赞叹“大国”风范《开国大典》风靡全国

  在面世之前的中央美院内部预展上,油画《开国大典》以其大胆新颖的构思和宏大的气势轰动了全场。

  董希文在《开国大典》的创作中实现了两个突破:一个是把毛泽东、其他中央领导人和人民群众欢呼的场面放在一个场景中。以毛泽东健朗魁伟的身姿处于画面中心,体现了领导全中国的核心之核心;毛泽东前后的其他领导人与红旗招展掩映下的人民群众欢呼的场面,恰到好处地突出了开国大典的喜庆。另一个是按正常规律,在毛泽东的右前侧应有一根大红柱子,但草图中被抽掉了,广场显得更为开阔。这充分体现了一个泱泱大国的气魄和风度,使开国大典的盛况呼之欲出。此外,对人物的刻画也达到了精微入化、无可挑剔的境地。共和国的领袖在开阔的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的一幕:毛泽东站在麦克风前,从容而庄重,在他身后,朱德一脸喜气,刘少奇正视前方,周恩来潇洒豪迈,宋庆龄的慈爱,李济深的满足,郭沫若的忆惜抚今,张澜的落拓大方,高岗的拘谨严肃,油画不仅把领袖们外在的仪表动态描绘得惟妙惟肖,而且将人物内在的气质和精神也充分体现了出来。

  庞涛在叙述当年第一眼见到这幅画的感觉时说:“令人振奋,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大部分地方是一遍画完的,流畅洒脱,一气呵成。”国画大师徐悲鸿说:“董希文圆满完成了任务,应得100分。”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这样评价:“画面右方有一个柱子没有画上去……这在建筑学上是一个大错误,但在绘画艺术上却是一个大成功。”业内人士无不认为这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绘画精品。

  1953年5月,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要审阅一批革命历史题材的美术作品,《开国大典》也在其中。《开国大典》中的主人翁对这幅作品持什么态度?审阅那天文化部副部长周扬带着董希文同去,以便面陈创作情况,并准备回答询问。董希文心情十分激动,还有些忐忑不安。当毛泽东聚精会神地欣赏《开国大典》时,周扬把他引见给了毛泽东。在众多的美术作品中,毛泽东对《开国大典》情有独钟。他一边欣赏,一边情不自禁地赞叹:“是大国,是中国!”他还说:“我们的画拿到国际上去,别人是比不了我们的,因为我们有独特的民族形式!”这对董希文无疑是莫大的奖赏和鼓励。

  1953年9月27日,人民日报在头版重要位置发表了油画《开国大典》。同年,人民美术出版社立即把它印成年画和各种美术图片大量发行,印数达100多万张,并收入当时的中小学课本。《开国大典》被誉为“共和国成立的艺术见证”,风靡全国。

  受党内斗争影响《开国大典》数遭劫难

  《开国大典》中的第一排领导人全是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从左至右为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高岗。建国后,党内斗争惊心动魄,中央高层人物政治命运的起伏殃及《开国大典》,使其数遭劫难。

  《开国大典》完成后只三年,就发生了“高饶事件”。高岗1953年调中央工作以后,与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饶漱石结盟,采取地下游说、阴谋串联的方式,向刘少奇、周恩来发难,急欲取而代之,妄图分裂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12月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开始揭露他们的问题。1954年2月在中共七届四中全会上,进一步揭露和批判了他们的阴谋活动,通过《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决议》。但在会议之后高岗仍坚持错误立场,企图以自杀对抗对他的帮助。1954年8月17日高岗自尽。1955年3月中共中央召开全国代表会议,将其开除出党,并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中国革命博物馆要求董希文修改《开国大典》,将画面上的高岗形象抹掉。尽管心有不甘,但在巨大的政治压力下,董希文还是违心地将站在最边上的高岗拿掉了。修改时董希文还打趣地为自己找了个“台阶”,他说:从画面上看,高岗的位置显得有些局促,删掉也好。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刘少奇成了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而被打倒。一夜之间,刘少奇的标准像便从中国的公众和家庭中消失。中国革命博物馆通知董希文在画面中去掉刘少奇。此时,新生的共和国已经历了1957年的反右斗争和1959年反对彭德怀“反党集团”的斗争,政治空气十分紧张。董希文本人也经历了被打成“右派”,留党察看两年,下放干校劳动改造的磨难。“文革”中,他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在北京钢厂接受劳动改造,因过度疲劳,胃溃疡穿孔,经首都医院抢救八小时才苏醒过来。在做了胃切除四分之三的大手术后不到半年,又回到了劳改农场,数月后被诊断为癌症晚期。因此,从画面上拿掉刘少奇,他本人已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这次修改更难了,与删除高岗不同,由于刘少奇位于中间,去掉后的空缺一定要有“人”来填补,而且还要牵动旁边的人。董希文抱病奉命到博物馆亲自进行修改,在刘少奇的位置上改画了董必武。

  1972年,当时中央文革小组为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30周年而筹办纪念美展,油画《开国大典》被列为重点成果展示。已两度遭劫的《开国大典》又在劫难逃,有人提出要删掉画面中的林伯渠。林伯渠是著名的“苏区五老”之一,曾任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在1949年10月1日召开的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林伯渠被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秘书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的主持人,后来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拿掉的原因是,在延安时,林伯渠曾反对毛泽东和江青结婚。对当年毛泽东要与江青结婚,绝大多数领导人颇有微词,时任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的林伯渠更是强烈反对。后来大家见反对无效,便退而求其次,由中共中央专门对婚后的江青搞了个“约法三章”:第一,毛泽东、贺子珍的夫妻关系尚在而没有正式解除前,江青不能以毛泽东夫人自居;第二,江青负责照料毛泽东同志的起居与健康,今后谁也无权向党中央提出类似的要求;第三,江青只管毛泽东同志的私人生活与事务,20年内禁止在党内担任任何职务,并不得干预、过问党内人事及参加政治生活。林伯渠是“约法三章”的积极主张者,江青对此耿耿于怀。尽管林伯渠已于1960年逝世,但江青仍以将林伯渠逐出《开国大典》而后快。他们把董希文从干校调回北京,要求他再删掉林伯渠。而此时的董希文癌症已到晚期,力不从心,于1973年1月8日辞世。因此,他们找到了美院的另一位画家修改。这位画家实在不忍再糟蹋原作,就以“怕修改后有损原创整体风格”为由,拒绝在原作上删改。但又不能抗命,便重新复制了没有林伯渠的《开国大典》。原作《开国大典》算是逃过了第三“劫”。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本着实事求是、还历史本来面目的原则,中国革命博物馆决定将《开国大典》恢复原貌。但董希文家属不同意在原作上改动,他们便在《开国大典》的复制品上补画了刘少奇和高岗。至此,《开国大典》终于恢复原貌。

  1992年1月,中国美术馆举办《二十世纪,中国》美术作品展览,再次展出了董希文的《开国大典》。边上有原作原貌的照片,并附有简短的文字说明:“《开国大典》原作完成于1953年,由于历史的原因,作者在生前对个别的人物形象做过两次修改,同展出1968年作者修改后的原作,故与开国大典真实场面前排出现的人物略有出入。‘文化大革命’后该画由董希文先生的学生按原貌复制,收藏和陈列在中国历史博物馆。特此说明。”

Copyright © 2010-2016 EJunshi.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56795号-4
我有意见,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