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女战士渴得昏迷靠一口尿救命

日期:2016-06-28 来源:网络转载 责任编辑:大帅
0条评论

  为了不忘历史,留下那些可歌可泣的记忆,我们寻访抗战老兵,留住他们的音容笑貌,记录他们的戎马生涯,讲述鲜为人知的抗战故事。因为这些抗战老兵是那段峥嵘岁月最有力的见证者。

  讲述一位94岁抗联女战士的故事。

  姓名:周淑玲

  性别:女

  出生:1919年11月

  籍贯:山东海阳

  番号及职务:东北抗日联军三军四师32团战士

  现住址:沈阳市和平区

 

  8月20日,走进和平区一幢老式小区的住宅,94岁的周淑玲老人因身体原因已经卧床,但说起话来还是铿锵有力,头脑清晰。虽然岁月流逝,可老人在交谈中仍透出一股当年抗联女战士的豪爽英气。

  老人床头上放着一份当天的报纸。老人的保姆信姨说,老人现在还能看清报纸上的标题呢,坚持阅读是老人的习惯。

  周老拿出相册,看见当年那些战友的照片,周老平静地说:"十一个军呀,估计现在三军里就剩下我和一个北京的老李了,其他人都走了……"

  在老人断续的回忆中,那段在白山黑水间的抗日记忆被勾勒出来-

  我家的祖籍在山东海阳县。爷爷辈闯关东来到了第二故乡吉林省延吉县。我爷爷周芳禄、爸爸周庆发,还有4位叔叔,当年都是抗联的情报人员。一家子都是干这个的,祖宗三代为了打日寇、斗敌伪,先后有7个人因为抗日牺牲在三江平原。

  1934年,我15岁正式加入抗联队伍。因为是女孩,目标小,适合干地下工作,负责搜集日军情报以及联络工作。有一次冬天临近傍晚,我发现离家不远的土道边有10多辆日本卡车,我便趴在附近的山头上看,很快就摸清车上装的是被装、弹药等,还有20多名鬼子押车,那些东西当时都是部队急需的。

  第二天,师长郝贵林分析了我的情报后,在单家亮子(地名)打了个漂亮的伏击战,被装和弹药全部缴获。后来,因为我有"通匪"的罪名,日军和伪军到处抓我。我就直接躲进了宝清县的一座尼姑庵里继续工作。后来到1938年秋天,组织听说我的困境后还专门派人到庵里把我营救出来。回到了抗联的军营,被编入三军四师三十二团当战士,不久又当上了师部卫生队的队长。

Copyright © 2010-2016 EJunshi.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56795号-4
我有意见,要反馈